法媒抹黑中国援助 阿尔及利亚外交部召见法国大使


第一,我们鼓励银行机构以核心企业为依托,根据信息流、资金流和物流等信息,为核心企业及上下游的小微企业提供全链条、全方位的金融服务。

对中国的影响会怎么样?对中国的影响怎么看?一季度的数据现在还没有出来,出来以后,我估计按常规的观点来看,比如按没有疫情的标准来衡量,数据肯定不会好看,但是我们也要看到,从边际变化,比如从3月份和2月份的比较看,3月份是明显的好转。因此,我觉得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是暂时的,中国经济将继续展现极强的韧性,另外我们有丰富的工具和充足的政策空间稳定经济增长。

这个问题非常重要,现在很多人应该都在关心当前的经济怎么看、怎么办的问题,而且各有各的观点,有的观点可能差别还很大。对世界经济怎么看,我的回答是冲击会很大,但是到底有多大,什么时候好转?这还充满不确定性。这个回答可能不太“解渴”,但是也只能说到这个程度,我估计说的更清楚,也没有把握。

您好,我是来自彭博社的记者。我的问题是提给刘行长的。您刚才提到了银行系统的稳定性,根据中国人民银行2019年发布的金融稳定报告,当时做了一个压力测试,在GDP增速小于4.1%的情况下,17家大银行在测试中都没有获得成功,同时有180多家大银行的流动性测试也失败了,今年GDP的增速预计为3.1%,远小于去年4.1%最差的情况,您如何看待银行的表现,是否会进行新的压力测试?谢谢。

七是加大金融反腐力度。对一些搞权钱交易、利益输送的违法犯罪行为严惩不贷,让干坏事的人付出沉重代价。

短期来看,疫情对经济造成了短期较大的冲击,部分行业影响比较大,风险会有所上升,这是必然的。对银行信贷资产也必然造成一定的下迁压力。但是总的来看,中国的银行业整体损失吸收能力比较强,风险抵御的弹药比较充足。到2019年末,中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86%,远低于5%的监管标准。拨备覆盖率是186.08%,贷款损失准备余额达到4.5万亿元,所以应对不良率上升这个缓冲垫是充足的。2019年,银行业处置不良资产2.3万亿元,银行资产质量管控手段多样。有些银行比较难过,但是有能力把它缓解下来。

美国情报机构检察总长迈克尔·阿特金森(Getty image)

一是聚焦主责主业。坚决扭转中小银行偏离主业、盲目追求速度和规模的发展模式,回归本源、深耕本地、下沉服务,特别是强化社区和县域金融服务。对异地经营行为进行严格规范。

同年12月18日晚,美国国会众议院投票通过针对特朗普总统提出的两项弹劾条款。特朗普成为第三个被国会正式弹劾的美国总统。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上午好。欢迎出席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今天我们请来了财政部副部长许宏才先生,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刘国强先生,中国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先生,请他们向大家介绍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规模和强化对中小微企业普惠性金融支持的有关情况,并回答大家关心的问题。

3月3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在做好前期已下达专项债券限额发行使用工作的基础上,抓紧按程序再提前下达一定规模的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这一安排是综合2020年预算安排、地方实际项目建设需要和专项债券发行使用进度等因素确定的,近期我部将抓紧履行相关程序后下达。资金投向上,继续重点用于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的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建设,主要包括交通基础设施、能源项目、农林水利、生态环保项目、民生服务、冷链物流设施、市政和产业园区基础设施等七大领域;同时,结合疫情防控和投资需求变化等适当优化投向,将国家重大战略项目单独列出、重点支持;增加城镇老旧小区改造领域,允许地方投向应急医疗救治、公共卫生、职业教育、城市供热供气等市政设施项目。加快建设5G网络、数据中心、人工智能、物流、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额度分配上,坚持“资金跟项目走”原则,对重点项目多、风险水平低的地区给予倾斜。同时,对今年新增专项债券,适当提高用于符合条件的重大项目资本金的比例,进一步带动社会资本加大投入。